• <blockquote id="848uk"></blockquote>
  • <label id="848uk"><label id="848uk"></label></label>
    <menu id="848uk"><object id="848uk"></object></menu>
  • 新世纪联合网

    疫情下残疾人艺术家:他们从未放弃与世界的沟通

    时间:07-09/2020 06:52 | 点击次数:

    几位视障音乐人、残疾人艺术家和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艺术家对记者表示,他们由于演出取消,基本已经没有稳定收入,同时还面临着疫情期间更多生活上的不便,但他们正在积极找寻新的转型方式,目前也有民营演出机构在力所能及地对他们进行一些帮助,比如战马时代公司就发起了艺术家数字专辑线上售卖募捐,将1000欧元资助给了曾来中国巡演的葡萄牙盲人音乐家多娜。只是在普通艺术家纷纷转型、跨界或者积极推动线上演出的同时,残疾人艺术家却尚未获得更多的援助,似乎还没有探索出更多自救的方式。

    生活现状:

    零演出零收入,日?丛谠黾

    视障音乐人周云蓬生活在大理,这段时间一直为自己的新专辑录音。原本每年3月都是开始巡演的日子,乐队巡演加上商业演出,差不多会有五六十场,能把全国走一遍。现在周云蓬只参加了“相信未来”和“长不大的童谣线上音乐会”等几场公益线上演出,原计划年中的盲童夏令营,带着孩子们去触摸沙漠和黄河也被搁置了。他在自己的微博说:“难!不过全人类都如此,想一想,也就不想那么多了。”

    这段时间的出行限制让周云蓬学会了用手机在网上下单买东西叫外卖,依然保持每天五六个小时阅读的习惯和上网了解资讯。他的微博里关心世界,表达自己的感想。有一条微博说到听朋友说大理的天空特别美,美到无法用语言形容,他自己也很高兴,“替别人高兴,为不属于自己的幸福祝福”。他憧憬着,等疫情结束,能带着导盲犬熊熊去周游世界,有时候发微博,他还会特意更正一个错别字。他开玩笑说,这个世界是跟你有关系的,不上网的话万一哪天可以演出了,可能就只有你还不知道呢。

    魏菁阳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聋人舞蹈演员,以往平时每个月都有大大小小的演出活动,多则整个月,少则几天。她记得去年年底的艺术团总结大会上,团领导在部署2020年工作计划的时候特意强调了今年的国内外演出任务很多、很重,可是突发的疫情让已定的上半年演出全部取消。

    同为残疾人艺术团聋人舞蹈演员的陈静去年全年演出了156场,平均三天演出一场。今年1月的时候演出档期被安排得爆满,演员被分成两拨,分别参加泰国“欢乐春节行”和央视春晚的演出活动。演出结束后大部分演员回老家过寒假,但是刚好遇到了疫情,一些老家在湖北的演员只能继续留在艺术团生活,团员们在艺术团一待就是四个月,从未出过门,日常学习排练生活都在团里。陈静最遗憾的就是作为今年即将毕业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学生,她无法去参加学校的毕业典礼,“来不及报到,就跟学校再见了。”

    由于线下演出取消,大多数残疾人艺术家这段时间都没有了收入。问到这个问题,大家往往会自嘲又心酸地一笑。残疾人艺术团团长邰丽华向记者介绍,目前艺术团有工作人员34人,演员包括学员队97人,今年年初,艺术团就已经确认了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意大利、日本、丹麦、德国等十几个国家的巡演,以及国内“共享芬芳·共铸小康”下基层演出近80场。这些都随着疫情取消。

    艺术团80%的人员经费需要依靠商业演出收入解决,疫情造成没有了演出收入,是艺术团所面临的最大困难。团里目前主要靠以往演出收入积蓄来维持运转,预计今年将亏损700万元左右。而艺术团演员们的收入由固定基本工资和演出补贴构成,演出越多收入越多,艺术团能保障基本工资发放已经非常不容易,演员们目前也只能拿到基本工资和少量活动的补贴。

    周云蓬跟大多数残疾人艺术家的状态一样——等待演出,节约开销。他甚至担心,可能未来可以演出了,但是演出场地已经受疫情重创,难以维持经营后不存在了。但目前除了收入,生活对于他们更是难题。

    疫情中,残疾人艺术团对于团员的出行要求十分严格,大多数团员都几乎足不出户,一日三餐都吃盒饭,每天的排练都戴着口罩。由于听力障碍的人交流是靠手势语、看口型和面部表情来获取信息,口罩把面部大部分都遮挡了,也为她们获取更准确的信息带来了很多不便。

    艺术团的蒋灿是位盲人声乐、器乐演员,以前的快递、外卖等收货上门服务在疫情期间都改成了只能送到小区门口,这也就意味着作为一名视障人士的他还要上下楼,取东西比以往要更加困难。原本上下班地铁出行的他在疫情期间为了做到尽量避免人员聚集,不给更多人添麻烦,不得不改为打车上下班,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都要用在交通费用上面。

    自救互助:

    募捐众筹、转型线上、做义演

    今年5月初,战马时代公司收到了曾合作过的葡萄牙盲人音乐家多娜的求助信息。

    2017年多娜曾受战马时代的邀请来中国北京、武汉、包头三个城市巡演,她的葡萄牙传统民谣法朵音乐和视障人士的坚韧生活态度给歌迷和工作人员留下了深刻印象。然而疫情期间,战马时代从多娜的欧洲经纪公司了解到,多娜不能上街表演没有收入来源,也没有得到任何来自政府的援助,由于需要保持社交距离,隔离期间朋友也很难出门过去援助她,多娜只能封闭在家里,生活状况非常艰难。

    战马时代迅速为多娜发起了线上专辑募捐活动,歌迷可以以20元的价格购买迷你数字专辑,其收入全部转交多娜,让她能够在疫情期间保障自己的基本生活需求。

    最终数字专辑卖出去了381张,战马时代自己补贴空缺,凑足了1000欧元给多娜。钱不太多,却是歌迷和朋友们的共同心意。战马时代创始人刘钊向记者表示,消息发布之后反响比预期的要好很多,当天就售出了200多份,有很多行业内的朋友以及没有看过多娜演出的歌迷也都支持了她,甚至有网友一口气买了80份,还特别叮咛工作人员一定要把钱转交给多娜。

    然而这些钱只能帮她渡过眼下的困难,维持基本生活,更长远的还要看国际疫情控制和恢复工作的进展。战马时代创始人刘钊特别强调说,多娜比较幸运的是她还有一个专业的经纪公司可以求助,如果是自力更生的残疾人艺术家,情况会更艰难。

    作为一名演员,蒋灿觉得,比生活上面对难题更困难的是没有演出的难受心态。

    等待疫情得到控制的同时,残疾人艺术团也没有懈怠,积极创编和排练新作品,还为在一线抗疫的医务工作者创作了歌曲《守护生命》,用他们自己的特殊艺术向医护人员致敬。残疾人艺术团的竹笛演奏员谭伟海一直都在抖音进行演奏直播,无臂艺术家黄阳光在快手直播创作书画。

    从1月疫情开始,艺术团就积极转变工作方式,一方面发挥互联网的优势,探索互联网云演出的新模式,将节目推广到一些新媒体平台。比如网络直播的形式进行“共享芬芳·共铸小康”演出,还有全国助残日和六一的在线演出,或者在各个特别的日子里照常录制节目并播出,另一方面潜心创作,加快推进艺术创新。目前艺术团已经启动芭蕾舞《我的祖国》、手舞《月光》、特色舞蹈《律动课》等多个节目的创作。音乐方面,抗疫歌曲《守护生命》还获得了“风雨同歌”——中国抗疫主题MV征集典藏活动金奖。

    热门排行

    幸运飞艇计划公式群